英国:查“税”表了,首相!

Link

“我知道要接受教训,我会接受的”。4月10日,两鬓已有些发白的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带着自己的财务记录,在镜头前抿着嘴唇,站到了公众面前,成为了第一位在任期间公开个人税务信息的英国首相。

这份简略版财务信息里面,有很多“小”问题,他可能在规避价值8万英镑(约73万元人民币)财产继承税,他在已故父亲的离岸基金中获过3万英镑(约27.5万)的“小利”,尽管他之前声明了自己未曾从离岸基金中获益。他去年所获得的20万英镑收入,普通百姓只能望其项背(但并不那么离谱,其中70%以上是首相薪酬)……卡梅伦试图用这份不甚完美的记录,来承诺他的财务状况是“完全公开和透明的”。

的确,尽管卡梅伦因文件披露出的已故父亲的离岸基金饱受批评,但如若没有其他证据显示他隐瞒资产,他应当不会卷入更多、更严重的违规行为。然而,这次的税务信息披露本身,必将是卡梅伦政治生涯上的一个大坎儿,过不去的可能性,也在逐日增加——卡梅伦在保守党的领导地位,在6月23日的脱欧公投之后,很可能重新定义。

2011年,卡梅伦的存款上多出了很多钱,一大部分是其父亲在2010年去世后,留给卡梅伦的3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70万元)免税遗产。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卡梅伦财务记录上赫然显示的,是2011年其母给他账号上打的两笔钱,每笔10万英镑(合人民币约92万元)。这意味着卡梅伦可能免去了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73万元)的遗产税——依法而言,如果财产持有者在去世至少七年前将不多于32.5万英镑的财产赠送给受惠者,那么这笔遗产不必缴纳遗产税,也就是说,如果卡梅伦母亲不会在七年内去世的话,这笔馈赠将无需缴税。

这不见得是多么离谱的遗产安排,多有不妥的是,这是在卡梅伦自己发布的财务信息中披露出来,这发生在文件引发的严重舆论危机时刻,这还发生在6月将进行的英国脱欧公投前夕。

卡梅伦所领导的“留欧”倡议,最近决定花93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500万元)来制作散发一本号召选民投票将英国留在欧盟的小册子。这本16页的小册子将在5月前,分发到数千万英国家庭。这份昂贵的“公家支出”惹恼了很多人。有人收集签名阻止用纳税人的钱来支持留欧倡议,有人怒称这样的小册子是“单方面的政治宣传”、“不公平的游戏”,也有人抗议卡梅伦的做法,要求他在公投后(无论结果如何)下位。

简略回顾一下卡梅伦一手搭建的英国脱欧公投。2013年,英国极右翼政党在欧洲议会上大胜,为了获得保守党内疑欧势力的支持,卡梅伦承诺进行脱欧公投;2015年大选,为获连任,卡梅伦承诺无论如何都将在2017年内进行公投;2016年,在与欧盟达成数项有利于英国的改革方案后,卡梅伦公布将于今年6月23日进行公投。

然而,当年用来团结保守党的公投承诺,此时却成为了加剧党内分裂的契机,从布鲁塞尔带着协议并承诺会努力将英国留在欧盟的卡梅伦,发现自家政党对公投的意见已是南辕北辙。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公开倒戈,目前,保守党议员中只有163人支持留欧,高达130人支持脱欧,这在野党工党整齐的215人支持留欧、7人支持脱欧与保守党的分裂形成鲜明对比。

工党站在留欧的立场上,这或者解释了党魁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并未在此次事件中过于打击聚光灯下的卡梅伦,只抓住了最能抓住选民情绪的一点,他说:“这再次证明了,有钱人有一套规则,我们这些剩下的,又得遵循另一套。”他建议所有政治家都公开各自的税务记录(很多英国政治家已经这么做了),并表示他也在准备自己的材料。

卡梅伦对此次危机的处理,并不漂亮,从轻巧地说已故父亲所设离岸基金是“私人事务”,到否认自己从离岸基金中获益,到承诺收入并发布带着瑕疵的个人财务记录……或者一个不完美的政客形象,从前还能赚些同情分。但当下这个时间,对建制派的不信任几乎遍布全球,在英国也尤为显著,不管从极右独立党的崛起,还是从工党选出了“极左”的党魁上,都可见一般。这反而在给科尔宾在留欧队伍中的角色加分,科尔宾对工人阶层的“代言人”般的姿态,将比出身富贵的卡梅伦,更得到疑欧派的同情。

尽管卡梅伦出乎意料地赢得去年的大选,但他脚下最重要的脱欧公投之路,一直走得极不稳妥,加上此次受到的全方位打击,卡梅伦还能以一个弱势的首相形象赢得公投的胜利吗?即便公投选择留在欧盟,早已宣布不会连任至2020年大选的卡梅伦,在公投之后,又改如何收拾保守党的“残局”,是会主动或被动放弃他对保守党的领导地位吗?不要走开,卡梅伦的“政治剧”,正在高潮。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