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口音的政治学

如果要说世界上对于口音这件事最为偏执,并且可以几百年如一日,最大限度不低头的,恐怕只有英国人了。即便如此,面对政治,口音的抵抗力却退回到零,甚至为负数。政客们的口音总是很重要的公众形象塑造重点。从撒切尔夫人刻意模仿的上流口音,到女王陛下放弃“女王英语”用平民腔向英国民众做圣诞演说,腔调里流变的英国政治值得玩味。

5月7日的英国大选日在即,面对胶着的选情,英国工党党魁艾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的形象发生了一些很聪明的变化。他从号称自己最爱的书是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大转型》(The Great Transforamtion,一本复杂艰涩难读的政治著作)的知识分子形象,变成了社交媒体上的“酷帅米利班德”(CoolEd Miliband),并操起了平民口音。

几天前,米利班德出现在了脱口秀主持人拉塞尔·布兰德(Russell Brand)的Youtube频道上,后者曾公开号召年轻人不要投票给任何党派。

面对一头长发、手舞足蹈的布兰德,米利班德在15分钟的对话中显出难得的轻松神态。但是,从不放过细节的社交媒体马上发现,米利班德的口音也布兰德带着走了,出现了很多语音学上的“喉塞音”(glottal stops)——这在英国往往与“男性工人阶级”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一直保持着工人形象的布兰德就一直使用“喉塞音”。

米利班德这时候展现出的工人形象,是有意而为、争取工人阶级选民的支持吗?

英国约克大学的社会语言学教授保罗·科尔斯威尔(Paul Kerswill)拿着小本子坐在电脑前仔细记录并研究了米利班德在这次采访中的发音,科尔斯威尔告诉《世界说》:“我觉得他并没有有意修改自己的发音,但他有试图让自己显得更轻松点儿……米利班德的演讲听起来从来都不轻松,他的声音其实一直不怎么动听。”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定口音,但总有“标准语音”之说(Received Pronunciation,简称RP)。这些标准语音多半不是自然演化的成果,而是人为的创造。

然而语言从来都是政治的。当英美民主仍局限在较高阶层时,政治家的成功和上升希望,都寄托在优雅的贵族小圈子里。80年代之后,权力的天平发生改变,媒介无处不在,政治家们不得不在明面儿上讨好民众。

这也直接反应在口音的变化上。当下如此受追捧的工人阶级口音,在三十年前却恰好相反。在铁娘子时代,“上流”(Posh)口音在政治意义上的却更为有益。“在成为保守党党魁后,撒切尔的口音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科尔斯威尔说,“她其实接受了一个口音训练,不仅从她本身的东部口音变成了标准音,还从本来很高的发言变得更沉稳。”

而女王改说平民腔,则是另一个方向的变化,体现了过去半世纪英国社会阶级的起落。德国慕尼黑大学以语言学家乔纳森·哈林顿为首的研究团队研究了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即位起50年来圣诞演说中的元音发音,女王不再操一口标准的“女王英语”,而是染上了社会阶层相对较低的人的一口伦敦音。

英国前首相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来自苏格兰,但他的口音则属于伦敦工人阶级,是一流的演讲家。

不管米利班德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确成功地让自己的谷歌搜索记录几天内上涨了17%,其中搜素最多的条目便是他与布兰德的对话,目前该视频的访问量已经快破百万。

至于布兰德,他则在最后一刻反悔了自己反对投票的宣言,号召年轻人支持更左倾的绿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